二、记忆

人很难面对困难,对困难的惧怕甚至超过了对死亡的惧怕。
安迪不是。自从蒙冤入狱,安迪便开始了越狱的计划。19年,是一个太过漫长的过程。期间,安迪遭受了姐妹帮的性骚扰、典狱长的欺压以及太多的挫折,安迪能承受,只是因为他信奉自己跟瑞德说的那句话:“希望是好事,甚至是最好的事,美好的东西永不会死。(…hope
is a good thing…maybe the best of things.And no good thing ever
dies.)”。安迪本来就不应该属于这里,他是一只渴望自由飞翔的鸟。在从500码长的污浊不堪的下水道里爬出去后,安迪自由了。

此刻,我只被安迪安详而神秘的微笑感动。

现在好象比较时兴将人分为体制内和体制外的人,体制外的人通常有某种优越感,似乎自己的人格才是独立的.可实际上,真正愿意做体制外的人还是很少的,而且是很痛苦的.余杰北大硕士毕业后差一点进了他想进的国家图书馆作一个体制内的人,可由于他写了一些比较反体制的文章,最后还是被迫做了一个体制外的人,一个自由作家,所以他牢骚不断.

从此以后,我固执地相信了电影能够带来的一样感受,叫幸福。这幸福感在那一瞬间击中了我的全身——当安迪从肮脏的管道中逃出生天的那一瞬间,我不明所以、全身无力、无法言语。

相信我们中间的许多人,尤其是体制内的已经工作过许多年的人都很有感触.我们所在的那个叫做”单位”的地方又何尝不是一个institutionalization的地方?何尝不是一个监狱?

所以有时候会想,如果这个片子是以悲剧结束会不会更好。凡俗如我,当然不会觉得更好。虽然那样也许更能体现出人性的伟大,却不是太让人伤感了么;虽然那样也许就能获得那个该死的奥斯卡了,却不是太残忍了么。虽然在绝望中看出的希望决不仅仅是什么逃生,我们却仍然愿意看到这样的结局。因为,与其说我们面对的是死,不如说我们面对的是生,在生的路上,希望就是现实。

自由、向往、希望
无论何时,都很重要。

四、希望

<The Shawshank
Redemption>里面,那个图书管理员老布在被囚禁了大半生以后终于获得了自由,然而他在自由的世界中却不知所措,无时无刻不想回到那个剥夺他自由却让他习惯了的肖申克监狱,最后他终于上吊自杀了.于是,摩根•弗里曼演的阿瑞就发表了他对institutionalization(体制化)这个词的见解,他将监狱说成一个institutionalization的场所,他说:

一、缘起

有种鸟是不应该被关在笼子里面的,他们羽毛太漂亮了。

五、活着

有些人就象阿瑞,差一点沉沦了下去,可是命运对他不薄,他结识了安迪这样的朋友,最后终于获得了自由,肉体的以及内心的自由;

再看《肖申克的救赎》,我理解了安迪那安详而神秘的微笑。一次是为狱友赢得冬日里冰凉的啤酒,一次是给狱友播放天籁般的歌声。安迪的眼神虚渺而淡定,嘴角挂着若有似无的微笑。他不惜用一个月的幽闭来换取的,不止是自由的感觉。

希望和信念带领瑞德到了太平洋那个叫作Zihuatanejo的小岛,那是一片远离记忆的太阳花盛开的热土。就像安迪在狱中放的那首大家都听不懂的歌剧,但却代表着自由之声。
好在,影片给了一个我想要的结局。

现实是,我依然在病中,感冒虽然微小,可犯起混来也让人痛不欲生。这和安迪20年的隐忍没法比,更别说瑞德40年的宿命了。病可以治愈,命运呢?安迪不给我人定胜天的癔想,人怎么能胜得了天?安迪也不给我战胜自己的癔想,坐在凳子上的人如何搬得起凳子?

其实,人生的过程就是一个摆脱institutionalization(体制化)的过程,这个institutionalization不仅仅是我们身处的那个“单位”,更是我们内心里面无数的“监狱”。

三、微笑

只有极少数的人才象安迪那样,他有着坚强的意志和对自由的不死的向往,凭着自己的毅力和智慧,不仅在监狱中做了许多别人不可能做成的事情,为狱友们挣啤酒,为狱吏们们报税,建设监狱图书馆;最终他逃出了监狱,并将那个穷凶极恶的典狱长告翻,过上了自由的生活…….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