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江山

  这个夏天,日本小姐姐清水茜的《工作细胞》风靡全球。在中国,它迄今为止仍是B站“新番榜”播放量的状元。在日本,它成功登陆生物教学课堂,获得医学专业人士称赞。

编辑/秦珍子

  

全世界都爱看日本人画漫画,哪怕画的是科普,都能网红。

图片 1

这个夏天,日本小姐姐清水茜的《工作细胞》风靡全球。在中国,它迄今为止仍是B站“新番榜”播放量的状元。在日本,它成功登陆生物教学课堂,获得医学专业人士称赞。

  345年前,荷兰人列文虎克第一次看到显微镜下的细胞,若干年后,这些微观世界的居民被更多人爱上。

345年前,荷兰人列文虎克第一次看到显微镜下的细胞,若干年后,这些微观世界的居民被更多人爱上。

  人类身体里有约37兆2千亿细胞各司其职,人体是它们的“血汗工厂”。

人类身体里有约37兆2千亿细胞各司其职,人体是它们的“血汗工厂”。

  数量最多的红细胞是戴着小红帽的“快递员”,在血管里孜孜不倦地为其他细胞运输氧气和二氧化碳。哪里侵入细菌、病毒、寄生虫,游走在血管壁中的“巡逻警察”白细胞第一时间赶赴现场。

数量最多的红细胞是戴着小红帽的“快递员”,在血管里孜孜不倦地为其他细胞运输氧气和二氧化碳。哪里侵入细菌、病毒、寄生虫,游走在血管壁中的“巡逻警察”白细胞第一时间赶赴现场。

  每一个小意外,都可能在人体内上演灾难大片。

每一个小意外,都可能在人体内上演灾难大片。

  在清水茜笔下,一次擦伤,留下的是世界大战级别的轰炸痕迹;一条潜伏在生鱼片里的寄生虫,不啻为微世界的哥斯拉,一头就可以撞破胃壁;直径只有30纳米的花粉一旦钻入身体,足以造成“小行星撞击地球”般的过敏反应。

在清水茜笔下,一次擦伤,留下的是世界大战级别的轰炸痕迹;一条潜伏在生鱼片里的寄生虫,不啻为微世界的哥斯拉,一头就可以撞破胃壁;直径只有30纳米的花粉一旦钻入身体,足以造成“小行星撞击地球”般的过敏反应。

  科学界和教育工作者一直致力于让科学看起来有趣。小时候我从《黑猫警长》中第一次知道夹竹桃有毒,跟着《海尔兄弟》冒险了解了火山。

科学界和教育工作者一直致力于让科学看起来有趣。小时候我从《黑猫警长》中第一次知道夹竹桃有毒,跟着《海尔兄弟》冒险了解了火山。

  清水茜的创作动机纯属偶然。3年前,苦于复习细胞知识的妹妹向她建议,如果能把这些枯燥的知识用拟人漫画的形式表现出来,会更方便记忆。小姐姐本就有一颗“爱物之心”,早在2006年,太阳系九大行星开除冥王星时,年仅12岁的她就“觉得冥王星好可怜”,还为此查阅资料,编写故事。

清水茜的创作动机纯属偶然。3年前,苦于复习细胞知识的妹妹向她建议,如果能把这些枯燥的知识用拟人漫画的形式表现出来,会更方便记忆。小姐姐本就有一颗“爱物之心”,早在2006年,太阳系九大行星开除冥王星时,年仅12岁的她就“觉得冥王星好可怜”,还为此查阅资料,编写故事。

  她采纳了妹妹的提议,姐妹俩一个做考据,一个做编剧,为人体细胞编排出精彩绝伦的好戏。

她采纳了妹妹的提议,姐妹俩一个做考据,一个做编剧,为人体细胞编排出精彩绝伦的好戏。

  拟人化的科普漫画近年来并不少见。《宝石之国》为宝石赋予智慧和情感,《头脑特工队》的主角是人的5种情绪,《终极细胞战》讲述白细胞联手感冒药大战病毒。从有构想之日起,《工作细胞》就奔着一部严谨的科普作品而去,不光靠脑补填充剧情。为了确保科普质量过关,这套连载漫画3年内只出了不到30回。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