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名创优品壹加壹珠光带刷眼影笔 图片来源:淘宝网

7月1日,新京报记者致电名创优品官网供应商电话,但显示空号。名创优品对记者表示,目前正在进一步了解。

屡陷 ” 侵权门 “” 质量门 “

  近年来,广东艾圣生产的产品已多次在有关部门的抽检中被点名。2017年8月,广东省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发布通报了对广东艾圣日用化学品有限公司的飞行检查情况。结果显示,其生产记录不全,未提供产品的灌装记录;MINISO(名创优品)鲜果缤纷润唇膏护手霜一体装、ESENE美肌透白祛斑乳、梦泉白玫瑰精华套装和ESENE美肌透白柔肤水产品标签内容与已注册备案内容不一致。其中三款都为名创优品的化妆品产品。而2018年初,宁波市食品药品安全信息公示平台发布的《2017年下半年宁波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化妆品监督抽检结果公告》也显示,由广东艾圣代工生产的名创优品壹加壹珠光带刷眼影笔(古铜色)被检出有害物质砷过量。

企查查显示,名创优品曾经的品牌代理商广东葆扬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所涉及的87个法律诉讼里,涉及侵害外观设计专利权纠纷被起诉12个,侵害商标权纠纷2个,侵害作品信息网络传播权纠纷19个。

刘晓春表示,如果未来名创优品能提高产品设计的原创性,则会在一定程度上提升其在零售市场的竞争优势,反之,假如名创优品在未来仍被频繁指控涉嫌抄袭、侵权等,其品牌形象势必会受到不利影响。

图片 2韩国京畿道保健环境研究院抽检的两款腮红

2018年11月,家具品牌PIY创始人沈文蛟发文《大象从不席地而坐!致叶国富先生的一封公开信》,称名创优品旗下MiniHome品牌抄袭PIY的NUDE衣帽架。对此,叶国富则称对方是炒作行为,“他们所说的那一款衣架在国外早有了,这属于碰瓷营销,我们也不想多做回应。”

图片 3

  导语:韩国京畿道保健环境研究院近日披露,该机构在今年2月至4月间,针对文具店、便利店、生活用品商店等6类店铺抽查了59种化妆品产品,结果显示,在韩国名创优品店铺内收集的橙色和粉红色两款腮红检测出重金属锑超出标准值10倍,被判为不合格。(来源:界面)

虽然哎呀呀最终被市场抛弃,但是叶永富却发现了国内饰品专卖行业的一种崭新的经营模式,品牌连锁、低价营销。

名创优品店内货架 中新经纬 赵佳然 摄

图片 4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十元店的商业模式并不陌生,但名创优品将低价“体面化”,不知不觉就“掏空”了消费者的钱包。叶国富曾把产品作为名创优品的第一战略,他理解的以产品为中心,可以粗暴地理解为“极高的性价比”。这在名创优品内部被总结为“三高三低”,三高即高颜值、高品质、高效率,三低即低成本、低毛利、低价格。

面对同类竞品,袁女士表示,会根据商品的质量和性价比选择,而非品牌的影响力。”
这种小商品更新换代再平常不过,在性价比基本相同的情况下,我可能遇到哪家就买哪家。”

  名创优品又被曝化妆品存在质量问题,这一次是在韩国。

2013年,叶国富在日本旅行,发现日本有许多百元店。他找到日本设计师三宅顺也共同创办名创优品,由对方负责设计和日本公司运营,叶国富则负责供应链整合和中国公司运营。

去年 9 月,名创优品宣布获得腾讯、高瓴资本的战略投资,融资规模高达 10
亿元人民币。官方称,三方合作的目的是在大数据、智慧门店、智慧零售和数字化运营等多方面展开合作。

  不仅广东艾圣,由其他工厂代工的名创优品化妆品也出现过质量问题。2016年8月9日,国家食药监总局发布关于防晒类化妆品实际检出防晒剂成分与产品批件及标识成分不符情况的通告,其中,名创优品一款由广州市嘉梦化妆品有限公司生产的魅力密码美白防晒霜就出现在不合格名单中。2016年9月7日,同样内容的一次抽检中,该公司为名创优品代工的魅力密码美白防晒霜&芦荟防晒霜(温和型)、MINISO防晒乳等也被通告。

7月1日,名创优品方面对新京报记者表示,公司于2018年1月15日启动的IPO正在稳步推进中,公司内部正在为上市做全方位的准备。目前,具体的上市地点和募资金额尚未确定,如果确定下来将及时对外公布。

据公司官网介绍,2018 年名创优品营收突破 170 亿元,并定下了 ”
百国千亿万店 ” 的战略目标。2018 年,名创优品已开设 3500
家门店,同时叶国富也以 100
亿元的身价成功登上《胡润富豪排行榜》,全球排名第 1693 位。

  广东艾圣是中国较为知名的OEM/ODM厂商,旗下有20条生产线,可生产护肤、洁肤、彩妆等化妆产品。该公司曾为名创优品创始人叶国富开过的“哎呀呀”饰品店长期代工化妆品,这种合作关系也延续到了名创优品。目前,它为名创优品代工的化妆品包括植萃系列、ESENE系列、玫瑰护肤系列护肤品,及壹加壹彩妆系列等。

在2018年初的集团年会上,叶国富强调,名创优品将以2022年前实现“百国千亿万店”的指导方针作为公司的规划,其中包括7000家海外门店,年营收达到人民币1000亿元(合145.2亿美元)。

” 不过,名创优品向原创驱动型企业转型,对其目前的盈利模式也会带来挑战。”
刘晓春补充说。

  锑是重金属的一种,可作为材料用于合金、油漆、祛痰剂、半导体等中,虽然用途广泛但毒性猛烈。在每克成品中,锑的含量不得超过10微克(㎍)。如果锑中毒,可引起皮肤炎、鼻炎、头痛、呕吐等症状。按照韩国食品药品安全处的规定,锑的标准值也是10㎍/克,但名创优品两款产品中锑的检测量分别为106㎍/克(橙色)和96㎍/克(粉色)。

为了给国内和全球市场的扩张提供更充足的资金,总部在广东省广州市的名创优品启动了首次公开募股的筹备工作。2018年,该公司品牌中心总监王广永表示,名创优品96%的门店已经实现盈利。

对于名创优品目前商业模式的可持续性,有业内观点认为,名创优品及类似品牌采取的是
” 薄利多销、跑马圈地 ”
的方式,或许短期看总体业绩能实现快速增长,但长远看其实存在诸多隐患。刘晓春认为,除了价格大众化外,商品的外观设计也是名创优品的竞争优势之一,如果被经常指控抄袭侵权,则会给品牌带来负面影响。

  据品观网报道,韩国京畿道保健环境研究院近日披露,该机构在今年2月至4月间,针对文具店、便利店、生活用品商店等6类店铺抽查了59种化妆品产品,结果显示,在韩国名创优品店铺内收集的橙色和粉红色两款腮红检测出重金属锑超出标准值10倍,被判为不合格。

2018年3月,诺米品牌起诉名创优品旗下NOME家居商标侵权。诺米创始人陈浩称,是叶国富抢注诺米商标权。对此,叶国富表示:“诺米大部分原始团队都是从我们这儿出去的,这里面牵扯到商业秘密的问题,双方也正在打官司,这个事很复杂。”

对此,中国社会科学院大学互联网法治研究中心执行主任刘晓春在接受中新经纬采访时表示,认定侵权纠纷是商业行为还是炒作,需要看涉及企业双方是否在同一行业内存在竞争关系。在名创优品所涉及的侵权事件中,部分企业如乐扣乐扣与其并不存在直接竞争关系,名创优品侵权的可能性较大。

  这些名创优品的锑超标产品由代工厂生产。抽检通告显示,两款产品生产商为中国广东艾圣日用品有限公司。

图片 5

除身陷数起 ” 侵权门 ” 外,名创优品还曾被爆出质量不合格问题。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